刘浪早已决定会和他们共同面对和那些民众一起

华商集团早有应对,才登上码头,就有一个大型车队将所有人接走直奔江西。因为磺胺药在中国声名鹊起的华商集团如今也算是大商家,只要是运药的车,可以享受免检的特权,再加上大把的银洋撒出去,一路上过各路军阀关卡无数皆有惊无险。
 
    这就是有名有钱的好处。
 
    否则,特种小队战斗力再强悍,要想带着这批黄金返回四川,那是想也别想,就算是刘团座亲来也无可奈何。
 
    相对于特种小队从海外归来的坎坷之旅,刘团座就要轻松的多了。坐着宽敞舒服的客轮一路直达上海,在上海盘桓了两天见了盼他如同盼星星盼月亮的杜月笙一面,并将华商集团化肥工厂东南六省的总代理权给了他。
 
    是的,这大半年来,华商集团化肥工厂已经正式投产,或许是因为人力劳动成本远低于上海的缘故,华商集团化肥粉的价格在杜月笙化肥公司已经比较低的价格上又低了三分之一,这可差点儿没把杜大老板给愁坏了。
 
    这半年来,已经有不少人在打听到西南以及华中数省化肥粉的销售价格之后没少骂他这个上海大奸商,说他赚钱都赚黑了心。这让初品尝到做实业甜头刚被人称为民族工业企业家正逐渐消去黑帮头子名头的杜大老板的心都差点儿伤透了。
 
    但是,投资数十万银洋的化肥厂那能说关就关?不过杜大老板终究是杜大老板,知道自己那位股东和华商集团之间有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关系。可是刘浪又远在国外,不得已,杜大老板的人就天天守在上海两大码头,只待刘团座一归来,就好找他说情。
 
    杜大老板的愿望终于实现,位于上海的化肥工厂被华商集团收购,收回投资的杜大老板却是摇身一变成了华商集团东南六省的化肥粉总代理商,继续经营他的农业,每年获取的利润,不会比以前低上多少。
 
    当然,更重要的是,名头还可以继续挂上民族实业家。
 
    曾经的上海地下皇帝如今的民族实业家杜大老板并没有向以前一样动不动就是拿银洋砸浪团座,如今的浪团座就是拔根腿毛都比现在上海的很多商人腰都粗。
 
    钱,已经不是浪团座现在最需要的了。
 
    他现在需要的,是上海这座城市,这座即将在三年后成为中日大战期间被称之为血肉磨坊的城市。华商集团,必须深深的在这座城市扎下根来。
 
    确切的说,是独立团。在大战未起之际,就要在这座城市提前布置。
 
    而这一切,如果有了杜月笙这个淞沪最大地头蛇的帮助,要轻松的多。
 
    获得自己需求的杜大老板很爽快的答应了刘团座的要求,包括在上海公共租界租赁房屋做为华商集团的办公地点,在上海各区租赁仓库用以华商集团储存钨砂、化肥等各类物资。
 
    除了刘浪坚持在苏州河北那间由四家银行所筹建的四行仓库租赁一间三百平方米的位置做为华商集团重要物资储存处让杜老板颇感为难以外,其余的尚不算太难。
 
    不过这些,在每年可以获得至少二十万银洋的利润面前,难也只能变成不难。杜大老板全部咬着后槽牙接受了。
 
 第792章 无力回天
 
    让刘浪沉思的,不是这座古城未来会怎样。
 
    无论这座美丽古老的城池会遭遇什么,刘浪早已决定会和他们共同面对,和那些民众一起面对,如果他能从淞沪那座血肉磨坊里侥幸脱身的话。
 
    是的,无论刘浪如何布局,但在即将来临的全面大战之前,刘浪依旧觉得自己所能做的太少。他只是一个人,带着数千人,他很难扭转一个人口高达四万万面积高达上千万平方公里的国家的前进方向。哪怕他现在就是身处于光头大佬的地位,也很难。
 
    心里装着国家和民族的人很多,但只为自身考虑的人更多,否则那八年时间,就不会出现众多的保存己身实力而宁愿放走已经陷入包围圈的日寇的事件了。
 
    刘浪无法苛求所有的国人,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和这个国家同在。国在,那他就战,国亡,他亦战,直至死亡。
 
    手里拿着沉甸甸的战报,刘浪甚至有种无力感,历史再次证明,该发生的事儿终究还是发生了,哪怕是他这只小蝴蝶早已提前告知。但历史强有力的车辙却是将他那微不足道的努力给碾的粉碎。
 
    在抵达上海的第一个清晨,一个坏消息就传到他的耳中。
 
    在他离开上海抵达欧洲大陆的途中,“福建事变”终究还是爆发了。蒋光鼎和蔡廷锴两位将军终究还是率领着第十九路军向光头大佬大声说不。虽然因为刘浪提前的悄然提醒,蒋光鼎和蔡廷锴二人做了更多的布局,将包括的范汉杰在内的一帮亲国党派的中层军官清除出第十九路军,提前和位于福建的红党取得了更多更有诚意的联系,大走精兵路线,并没有盲目大肆扩编部队。
 
    可是,光头大佬的实力依旧是远强于第十九路军,哪怕是加上福建的红色党人,第十九路军依旧是远远不敌。不过这次和曾经的时空中稍稍有所不同,在三十万重兵的包围下,11月下旬起事人数已经膨胀至五万多人的第十九路军足足坚持了四个月,比曾经的时空中多了两个月。
 
    虽然依旧是失败,但是多坚持的这两个月依旧在光头大佬脸上狠狠的抽了一个大嘴巴子,这也算是国党内部高级将领用实际行动向大搞内战的光头大佬说不。并且,五万多人在国党近十万精锐中央军和二十万军阀部队的围攻下撑了如许之久,也向国人证明了,抗日统一战线这条理论其实还是很有市场的。
 
    当然,多出的这两个月,也给了远在四川的独立团机会。早就接受刘浪密令的迟大奎俞献城等第十九路军旧将对福建一直很关注,等到事变一爆发,就立刻命令俞献诚的特种大队以长途拉练训练为名由俞献诚率领全副武装出川。
 
    这条密令只有迟大奎、纪雁雪、俞献诚三名第十九路军知晓,独立团另外两名高级长官张儒浩和唐永明却是一无所知。
 
    实在是此事牵扯甚大,如果一旦泄露,别说刘浪,恐怕就是独立团3000人立马就归于叛军一列而被来自四面八方的国军所剿灭。在这条罪名下,就算是四川王刘湘也顶不住这个压力而要选择丢车保帅了。而已经做得风生水起的华商集团也很有可能面临灭顶之灾,这件事牵扯的不是刘浪和独立团3000人,甚至是现在已经和华商集团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十几万工人和家属。
 
    刘浪,冒不起这样的风险。
 
    特种大队在独立团向来有着作战的特殊性,在纪雁雪三人都同意的情况下,两名独立团高级长官也只能批复了特种大队这个颇有些诡异的时间跨度长达数月的野外长途拉练。
 
    现在刘浪的手里,拿着的正是俞献诚亲自书写给他的这数月以来特种大队的战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