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打残了的王牌师他可是出动了足足四万大军分

 自大队长俞献诚以下,包括还在基地的原有六名特种兵,特种大队几乎是所有精锐尽出潜入福建边境。
 
    他们这次的作战任务,就是在第十九路军战败的情况下尽力保证第十九路军高级将领的生命安全以及将一部分能够解救的溃兵接应回四川,而不是让这帮曾经保家卫国的英雄无辜的死在自己同胞的枪口下和伤病中。
 
    虽然知道曾经的时空中,第十九路军的高级军官诸如蒋光鼎蔡廷锴等人会逃脱大难逃入香港,但刘浪下这道密令的初衷是希望自己能更多的挽留住这支在淞沪抗战和日军血战数月而坚持不退强军的精髓。
 
    要知道,在曾经的时空中,这支在光头大佬三十万大军压境下最终失败而被改编重组的军队,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精气神,在未来的战争里再无任何可宣扬之战绩,声名不显默默的走完了整个战争的历程。
 
    这支本可以在日后全面战争中承担更多国家民族之责任的强军,就这样静静的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实在是每个中国之军人的遗憾。
 
    根据刘浪的密令,特种大队近60人,并没有使用独立团最重要的制式武器g42机枪,反而仅是装备了三十支汉阳造步枪和二十枝冲锋枪、十支驳壳枪和三挺捷克造轻机枪,就连手榴弹也用的是国军惯用的长木柄手榴弹,最强重武器也不过是两门60式迫击炮并携带了三十发炮弹。
 
    可以说,这尚是独立团成军以来第一次没有在火力上全面压制就出兵的。但没有人有怨言,自从在行军路上知道自己此行的任务后,每个人都知道,他们不能让人知道他们这支小部队的来历。从离开独立团基地的那一刻,他们就不再和独立团有任何的关联,无论从身份上还是武器上。
 
    从离开四川境,他们就脱去了独立团国军军服,换上了灰色军装,在那片三支部队交战的区域,只有这样他们的出现才是最合理的。
 
    特种大队超越常人的刻苦训练并没有做无用功,没用华商集团做掩护,化整为零行军的他们花费了足足两月,夜行昼伏行军近两千里到了广东省和福建的交界地再次进行集结,竟然只有五人因为意外没有及时归队。
 
    但当时形势之恶劣完全超出了俞献诚等人的想象,国府是铁了心的要杀鸡骇猴,绝不让日后还有类似于“福建事变”的变故发生。不仅重兵围困福建,并且威逼利诱广东省的陈大佬封锁广东和福建的边境,彻底堵死了第十九路军的退路。
 
    虽然两月过后十九路军还在苦撑,但也是强弩之末,谁都看出他们是大势已去,就连积极与其联系的红色部队都在打退堂鼓,免得惹火烧身把自己一块儿赔进去。可以说,当时第十九路军的全军覆没已成定局。
 
    特种大队60个人就算是再能打,如果冲进去那也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还好,早已防着这一天的刘浪还有后招,当俞献诚将前线的观察以密文发回给以采购为名坐镇成都的迟大奎后,迟大奎迅速联络上了远在广东省的华商集团总经理范旭东。
 
    正在与广东进行商业谈判的范旭东径直找到了陈大佬,两人在书房密议良久,华商集团与广东省政府正式签订了各项商业合作条约。
 
    就在一月后的一个晚上,重兵驻扎在广东和福建交界地的一个师突然接到军令,前去四十里外布置防御阵地,国军前线总部传来军令,有一支第十九路军溃兵将会向哪里逃窜。
 
    但是,就在那个晚上,一支数目高达3000余人的溃兵仿佛是长了眼睛一般折道转向,冲破了重重围堵杀向了这个整整十五个小时之内没有任何兵力驻防的缺口处。
 
    。。。。。。。。。。。。。。。。。。。。。
 
    ps:再次厚着脸皮求月票,订阅,风月需要支持。若是不支持,风月决定让刘团座永远胖下去,曾经水永远也别想碰彗星妹子一个小指头,独立团全体老少爷们集体当光棍,这样或许开枪时手速会快一些,你懂的。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nt
 
    :。:
 
 第793章 最后精华
 
    当然,最令时任国府前敌总指挥之一的卫立黄惊讶的不是这支溃兵战斗力之强。
 
    战斗力再强,也不过是区区3000之兵。为了歼灭这支第十九路军基本被打残了的王牌师,他可是出动了足足四万大军分三面包围,另一面还有广东军阀陈大佬的一个师上万人。甚至为了保证这支蔡廷锴的铁杆部队被全歼,他在和陈大佬协商后经陈大佬难得的主动请战,又调了在四十里地外不会发生什么战事的防区的一个师前来围堵,绝对的天衣无缝。
 
    但是,就是在这样的天罗地网下,这支孤军不亏是在两年前的淞沪抗战中和日寇都能抗衡的强军,先是派出一股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小股部队直接端了包围圈负责侧翼防守的一个旅的旅部。
个小时后被增援部队发现。虽然可以称之为全军覆没,但整个旅部七八十号人无人死伤,自那位少将旅长以下一帮校官和尉官包括普通大头兵,全部被绑得结结实实的捆在旅部所在地的大树上,脸差点儿没成猪肝色的少将脚下写的是:中国人不杀中国人,我们不过是想打日本小鬼子。
 
    这个消息一传开,整个参与围攻的四万大军士气顿时大为低迷。
 
    是啊!那帮所谓的敌人,不光是中国人,还曾经是自己人,更是和日寇浴血搏杀过的自己人。
 
    差点儿吐血三升的卫上将很想一枪毙了那个让全军士气跌倒谷底的蠢货,如果他不老老实实的认错的话。
 
    可不仅少将旅长抵死不认自己曾下达过那道荒唐的军令,就是和他绑在一起的十几名军官都恨不得对天发誓保证自己这位倒霉长官从一开始就和他们绑在一块儿,绝对没有去打电话的时间。那伙儿穿着破烂军服的家伙们仿佛对一个少将压根儿不感兴趣,绑了堵住嘴就再也未管过。
 
    卫大佬盛怒之下都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称之为口技的东西。
 
    这当然是俞献诚率领的特种大队干的,特种大队为了通信方便,学鸟叫学虫鸣可是必修课,能惟妙惟肖学人说话的人才也有好几个。
 
    这次袭击行动可是俞献诚和包围圈里的第十九路军指挥官时任人民革命军第四军军长的张炎将军商量了好几天才制定下的策略。
 
    看着俞献诚战报里关于张炎的名字,刘浪紧皱着的眉头才算是稍微舒展了一点。第十九路军中爱国将领不少,但像张炎这样又爱国又能打仗还拥有坚定的不打内战意志的将领,可只有一个。
 
    曾经的时空中,这位可是第十九路军在淞沪抗战中对日作战最为顽强的主力旅旅长,庙行一战,他亲率手下一团血战日寇第七联队,战后,1500人的一个团最终能自己站立的,不过区区350人,可见其人之英烈勇猛。毛维寿那枚青天白日勋章,至少有他的一大半。
 
    原本福建事变失败之后的张炎并没有和其余被迫投降的高级将领们一样移居香港,反而被光头大佬委任为第七路军副总指挥,不过却被他拒绝了。随后出国考察欧美苏联等国,最后与抗战前夕回国并和红色党人展开深度合作开展广东省的敌后游击战争,若不是因为其和红党接触甚密而被光头大佬猜忌撤销其一切职务最终枉死于一帮小人之手,刘浪有理由相信,他不仅能在抗日战争中成为一代名将,而且就是在未来共和国的将星榜上,也有他的一席之地。
 
    由于特种大队的出现,历史固执的车辙终于发生了一些小小的改变。如果刘浪猜的没错的话,卫立黄之所以能调集三万大军围攻这支第十九路军最后的抵抗部队,那是因为其余两军在危局面前已经被迫停止抵抗接受改编。
 
    但他们并不知道这次改编会意味着什么,光头大佬虽然顾忌舆论没有像对红色党人那样大肆杀戮,但是却遣散了排级以上所有军官。那也就意味着这支人数高达数万只要给足装备完全可以和日军一个师团抗衡的强军的战斗力被削弱了八成。
 
    士兵再英勇却失去了指挥,其战斗力也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