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参与比试刚才还信心满满的六个狙击手傻眼

彗星尚是第一次听说曾经水兄弟的糗事,不由笑得花枝乱颤,颤得曾经水的心都跟着抖起来。自从彗星要求一起到中国,本来都已经准备斩断自己未来的小兵那颗心滚烫的不要不要的。
 
    按照他的说法,既然人家彗星妹子都上万里追夫了,他还矫情,那简直是对彗星妹子的不尊重。于是,那个二皮脸又回来了,哪怕彗星还是经常性的把他当成空气。
 
    因为彗星妹子的缘故,小兵曾经水勇敢的答应了几个老兵近乎揶揄的条件,他如果输了,就得在女兵营房门口高声朗诵炮兵营赵二狗营长那封脍炙人口的情书,尤其是那句很经典的:你是天上的白云朵朵,我是地上的泥巴坨坨要求必须用四川话念出来。那效果真的是,不要太搞笑,全团官兵都会笑抽。
 
    听说一个入伍才一年而且还曾经闹过笑话的家伙挑战五名老兵,刘浪也不仅有了几分兴趣。虽然山鹰已经向他汇报过曾经水进步很大,但那五名老兵也不是什么易于之辈,能从数千和日寇血战余生的老兵中脱颖而出入选特种大队本身就证明了他们的实力,还能在特种小队里担当狙击手的重任,那在射击上更是实力超强。
 
    也许进步很大的曾经水可能会赢上一两个,但要想一次碾压五个老兵,就算是刘浪,也并不看好这个家伙。
 
    于是,刘团座亲自设计比赛环节。
 
    既然是狙击手之间的比试,那自然不会去打什么静止靶,要打自然得是活物。
 
    不过到了第二天上午,刘团座设计的题目“打活物”却让一众也算是久经战阵的官兵们集体吸冷气。刘团座花钱找周围山民们捉了一簸箩山雀。秦岭山脉这种体型像麻雀尾巴尖为白色的山雀可不是普通的麻雀,飞行速度快如闪电至少是普通麻雀的三倍以上。
 
    如果不是山民们经验丰富利用晚上的时间去掏居住在岩石缝里的鸟窝才能捉住它们的话,要想在山林中捉住它们完全是痴人说梦。
 
    不过,若是说仅仅只是打这种速度极快的山雀,倒也不至于让官兵们只吸凉气,毕竟它们飞得再快,也快不过子弹不是?这几位在独立团也算是千挑万选出来的射击好手们如果运气够好说不定还能打上一两只。
 
    但刘团座却是别出心裁的用猪小肚也就是猪装尿的那玩意儿吹成一个球,然后用显眼的色彩将之涂上,黑赤黄青蓝紫六种颜色,里面也装上相同颜色的粉末,再把这些被刘团座称之为气球的东西绑在了山雀的尾巴上。
 
    参与比试的每个人抽签分一种颜色,而他们比试的结果就是在这十八只山雀带着尾巴上的气球四处乱飞的时候,击中气球。凡是被击中的气球,都会爆出相应颜色的粉末。
 
    爆出自己所属颜色多者获胜。
 
    这完全是地狱级难度好嘛?别说参与比试刚才还信心满满的六个狙击手傻眼了,就是独立团第一狙击手莫小猫都悄悄咧了咧嘴。
 
    如果只是山雀带着气球在空中飞行,以莫小猫的实力想击中并不难。但这个射击的难度却在于,十八只山雀被放飞的那一刹那,天知道它们要往什么地方飞?你顶破天也就紧盯着其中一只,等你打完一只气球,另外两只早就不知飞哪儿去了,而且你必须做出抉择,是坚定的打一只还是想努力获取成绩。
 
    若是你不能有效的做出选择心有旁骛无法彻底冷静的话,最大的可能是出现失误,连一只气球都打不到。
 
    刘团座这次还好,貌出了汗,他也没想到自己这个替兄长出头的小小举动会把团座长官给招来啊!
 
    可是,如果让他重来,恐怕他还会选择这么做。他当然知道自己那位兄长为何那么执着的去骚扰俞大队长。那是因为担心他,做为兄长的曾经土坚持认为自己的兄弟在哪儿,他就应该在哪儿。既然兄弟去了特种大队,那他就该去特种大队,否则,早逝的爹娘不会依他的。
 
    曾经水既然说服不了自己那位固执的兄长,那就只能帮他,否则,天知道他还会骚扰俞大队长到什么时候。
 
    曾经水可是知道自己那位兄长在观察方面的厉害,在山里,留下脚印被他发现的野兽基本没有逃脱过,绝对是追踪方面的一把好手。要不然,俞大队长也不会只要是空闲的时候他就会出现,那是他最大的特长。
 
    不管怎么说,地狱级难度的狙击比试,在刘团座的一力促成下,在高达上千观众的期待中,开始了。
 
    PS:又是两大章送上,今天可是11000字的更新量,童靴们,可以吧!
 
 第799章 事关荣誉
 
    刘浪设计的这种射击方式其实和未来的飞碟打靶有些类似,飞碟也属于杂乱无章的飞行,射击运动员要精神高度集中以及极高水准的枪法才能击中被机械弹出的飞碟。事实上,能击中飞碟的,也必须是射击高手中的高手。
 
    但是,刘浪让狙击手们用步枪射击小鸟尾部拖行的气球的方式却又比那难度增加太多了。
 
    首先未来的飞碟打靶运动员们用的是猎枪,属于霰弹枪的一种,那个着弹面可比军用步枪要大的多了。而且人家那还是双发装,直接瞄准直接开枪即可,而狙击手们用的莫辛甘纳改制的狙击枪,打一发还要拉动枪栓才能击发下一发。
 
    当然,更难的还不是所使用枪支弹药的问题。
 
    难度更高的还是距离。狙击手的目标一般都在400米以外,刘浪为了避免手下的这些兵出现零光蛋的现象,还是大发慈悲把距离缩短了很多。
 
    但是,250米的距离,对于射击一个不过人头大小的气球而且还是高速运动并且轨迹飘忽不定的气球来说,实在是太远了。远的不光是在场的所有官兵只能用频频摇头来表达自己的无能为力,就连六个已经走上自己狙击位提着枪的狙击手的额头都在出汗。
 
    这对于在场的所有久经战阵的官兵们来说,这种完全属于超乎想象的射击方式,也是一种让人近乎绝望的方式。
 
    彗星和独立团新兵营的三十名女兵坐在一起。女兵们反而比男兵淡定多了,在她们看来,能打中的,就是男人,不能打中的,就是怂包就该继续努力训练。至于说她们能不能打中?对不起,女人的思维模式和男人是不一样的,等让她们打的时候再说吧!反正这个问题,她们没考虑过。
 
    俞献诚看着250米开外的靶场上,六个携带着山雀进入靶沟的士兵已经就位,就等这边发信号了,也不仅有些牙疼。
 
    本来只是特种大队内部的一个小小挑战,没想到却变成了近半个团来参观特种大队狙击手们的射击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