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川省大军却是不声不响的多出了一支新61旅的番

  这位的大名在军政部甚至可以说不是大名鼎鼎而是早已熠熠生辉,自有军政部以来,从来未有过一个小校在国家最高军事指挥机构如此出名的。
 
    能被一国首脑惦记着的校,看遍全国,还真数不出一巴掌,而刘校更是被惦记频率最多的那一位。也是违抗最高领袖军令最多的一位,同时,亦是荣获勋章等级最高战功最大而且还不得升迁的一位。
 
    而已经在军政部名人榜最少排名前五的刘校,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堂而皇之的扯谎出趟国都能玩的这么花,不仅旅游泡妞儿还顺手杀海盗救人赢得了日不落帝国的友谊。
 
    那还真不是嘴说说的友谊,因为人家日不落帝国公使可说了,日不落帝国为了表示感谢,特此赠送保存完好的第三帝国式马克沁重机枪二百挺于国,外加废旧炮管钢两千根于刘校服役之地四川军工制造厂。
 
    那可不光是实打实的钱,而是武器啊!别看是废旧之物,但国现在制造炮管钢,真心的不用提了,这会儿各路专家们还在研究阶段呢!四川军工制造厂有了这批废旧炮管,怎么说也能捣鼓出一批迫击炮和山炮出来,绝对实力大增。
 
    而且日不落帝国人办事效率不低,话没说多久,一艘大船把人家承诺的玩意儿给运抵海。
 
    可不是说没有人想打这批废旧炮管的主意,甚至小报告都打到校长那儿去了。可是,那位在国已经呆了好几年的日不落帝国公使显然和清楚某些国官员的小心思,自己公务繁忙不得抽身,竟然让自己的长公子亲自护送这批物资顺着长江南下。
 
    人家都做到这份儿了,各方大佬们也只能瞪着这批“宝贝”眼馋,却无可奈何。连光头大佬看在两百挺重机枪的份,虽然也有些干瞪眼但也只能选择性的遗忘了这件事。这个时候的国,需要外交,可不能得罪日不落帝国。哪怕是小日本,这会儿也在赶着跪舔欧美诸国呢!
 
    刘团座需要的这批炮管,这样堂而皇之的借助着这个理由运往了四川。差点儿没把新科四川王给笑歪了嘴。哪怕是刘浪早已给他声明过,这批炮管,最多只能给他五百根,其他的他另有用途。
 
    别说五百根,是一百根,那不也是捡的不是?刘主席兼职刘军长从来都是个聪明人。
 
    有了如此光辉的欧洲之旅,刘团座不光是获得了足够的礼遇,述职之事也是极为顺利,甚至没人去挑刘团座擅自改变行程,本应直接抵达美国却改道去欧洲先逛游了一圈的毛病。
 
    在不卑不亢的和少将参议一番友好而和谐的谈话完毕,顺便很识趣的送了个“小小”的红包之后,刘浪交卸了考察武官一职,重新成为四川第七军独立团最高指挥官。
 
 第795章 欢迎回家
 
    在南京并没有呆多久,南京城里虽然没有刘浪的什么关系太过亲密的古旧,但何上将和已经升为上将的张治中包括自家堂叔曾提过给刘浪不小帮助的王世和,于情于理刘浪都应该登门去拜访一下。
 
    但刘浪在思索良久后却是放弃了,甚至连礼仪都没送,在述职完毕的当天就定好了第二天去武昌的车票,晚上也没出去逛游就呆在军政部给安排好的旅馆。
 
    当第二天刘浪离开南京,收到消息的两位上将包括王世和在内却都只是微微一笑,脸上并无异色。恐怕谁看不出,他们心里却是悄然松了一口气。因为别人不知道但以他们的级别可知道,因刘浪欧洲之行的缘故,还有华商集团突然的崛起,从上海刘浪一下船,他的行踪就全在中统的掌握之中。
 
    无疑,这个时候去叙什么旧情,不太合适。在这方面,刘浪处理的很老辣。
 
    刘团座是坐着火车直达汉口再登船直上山城,被已经正式成为四川省主席的刘湘美美的吃了顿火锅再由华商集团派出的豪华轿车接着回了独立团。
 
    直到进了四川境,周围窥视的目光才算是少了许多。再到广元,刘浪数次忍不住想敲晕他们的那些子牛鬼蛇神才是没有了。
 
    虽然被人一路跟随偷窥很有些不爽,这一路上也算是舟车劳顿,但相对于这个时代来说光从交通工具方面来说绝对是中国最顶级待遇,如果身边的陈运发换成纪雁雪或是小洋妞儿任意一个人,说他是游山玩水也差不多。
 
    山鹰率领的特种小队可就没这个待遇了。从时间上,他们要比刘团座还要早许多抵达中国,但这次因为要跟着商队一起活动,没有卡车可坐不说,因为华商集团还承担了大量第十九路军张炎部遣散官兵乘车离开粤省的业务。
 
    他们搭上的这一批车队,应该是最后的一批,为了等他们,几百人足足在这里等了三天。
 
    据说,这样运货带送人的车队,这一个多月来,足足有三十多车队。华商集团也不知为此多采购了多少广东的物产以及马车。
 
    这一路上,他们还得客串武装护卫,在地上走路的时间恨不得比坐在马车上的时间还要多得多。也就是初次来中国的彗星和十名原住民当了回乘客,基本都是坐在马车和船上欣赏着中国和海岛上截然不同的风景。
 
    只是,很多“乘客“”到地头了也没下车,反而是和当地的华商集团签了合同,成为了华商集团的雇员,至少有大半的人重新跟着华商集团的车队抵达四川。
 
    至于说张炎那三千人,只要打散了部队并且出了粤省,基本上也就没什么威胁了,谁还会再去管你的死活?无论是国家领袖还是各位国府要员,操心的事儿多了去了,谁还会在意这些小事儿。
 
    和刘浪刚见过面的新科四川王的川省大军却是不声不响的多出了一支新61旅的番号。对于四川王这种自主加番号的行为,军政部那边基本都是视而不见,只要不找军政部要军饷,谁会操那个闲心?这帮占据各地的军阀们别说成立一个旅,只要你有钱养得起,自己再成立一个军也没人说你什么。
 
    等特种小队回到独立团基地时,已经是六月中旬的事儿了。
 
    距离独立团基地的大门尚有两里路,在山鹰和鲁山东的带领下,全体人员下车排列成整齐的两队向基地走去。包括那名因为重伤了腿部养伤了半年依旧还只能一瘸一拐行走的士兵。
峰上布置的不知有多少的火力点里钻出了不知道多少军人向他们遥遥的行着注目礼。已经对军事常识越来越熟悉的彗星知道,那些军人背后代表的每一个火力点,都可以将自己这群人撕得粉碎。
 
    只是为什么,在那些穿着和进入广元这座县城就换上自己军装的山鹰等人一样军装的军人们纷纷笔直站出来的那一刻,一直肃然前行的山鹰等人的眼睛里分明是多了一丝水气。
 
    彗星能感觉到他们的内心绝对没有脸上那般平静。
 
    尤其是曾经水那个二皮脸,自从认识他开始,彗星就仿佛从来没见过他苦过脸,哪怕是那次因为帮她挡那杆突然从角落中突刺过来的标枪胳膊都被戳了个血窟窿,她给他包扎时他也没苦着脸喊疼,虽然那和他几乎快疼晕过去也有关系。
 
    但现在,当看到不断钻出的军人遥遥的笔直战立,这个二皮脸惯了的家伙竟然一张黑脸崩得紧紧的,甚至眼圈都有点儿发红。
 
    而当那名站在大门前,彗星女海盗半年前就认识的那个老熟人-----猥琐胖子,在山鹰高喊“敬礼”,两队士兵们全体朝猥琐胖子敬了个军礼,猥琐胖子很认真的还了个军礼,并大踏步的走过来低声说了一句:“各位弟兄,欢迎回家”之后。
 
    二皮脸小兵曾经水竟然突然热泪滚滚,虽然他很快就拿衣袖擦去了,但彗星分明还是看到了他脸上的泪痕。
 
    这还不算。
 
    “长官,山鹰向您报告,独立团特种大队第六小队第七小队全员二十八人完成任务,请求归队。”山鹰大声道。
 
    “允许归队。”刘浪肃然答道。“你们,很棒。你们看,弟兄们都在欢迎你们回家。”
 
    “敬礼。。。。。。敬礼。。。。。敬礼。。。。。。”一声又一声的昂然大吼声在山涧响起。
 
    无论是哨兵,还是站在山腰或是站在百米之外的山顶,随着喊声,一个个士兵抬起手臂,冲着远方归来的战友庄重的行着军礼。
 
    两队士兵也抬起自己的右臂行着军礼向自己的战友致意,不过这一刻,绝大部分士兵眼里都闪着泪花,包括从来脸上都极少有表情被海岛上女护卫队员称之为“铁面美男”的山鹰。
 
    是那个猥琐胖子有什么特殊的魔力吗?虽然彗星也不得不承认,穿上军装挂上军衔的胖子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帅的,尤其是当他目光炯炯在每个人脸上停留并用那种略微有些嘶哑和金属质的嗓音说欢迎回家的时候,极富魅力。如果不是彗星知道这家伙是个“偷窥”狂魔的话。
 
    当然了,彗星知道自己的那十名属下绝对不会这么想,那十名属下都是亲眼目睹过可怕的胖子扛着三百斤重带着火苗的油桶狂奔的那一幕过,看他们看着胖子无比崇拜的眼神就知道。
 
    彗星其实并不明白她自己要来中国干什么,到现在她都还不太明白,她只是本能的感觉她需要的东西不在海岛,不在方圆数万公里的大海。自从见识过刘浪独力毙杀上百海盗,山鹰一箭毙敌,彗星就知道她想要变强,而这个东方古国或许能让自己实现这个梦想。
 
    想要变得更强,几乎已经是彗星的执念。因为只有变强,她和她的族民们才不会被海盗欺负,这恐怕不是有了先进的武器就能改变的。在客轮上,手持着最先进冲锋枪的上百海盗依旧被刘浪三人给